您好,欢迎来到国际贸易交际网!
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广交会议 >
失去了一生唯一的伙伴
日期:2017-12-10 20:54:09    来源:

  21克——人通过精密仪器测量人死后体重会立即减少21克,于是认为这21克就是灵魂的重量。容若君至此一生,都以稚童的心演绎着世界的诗篇,试问:除了灵魂的21克,还有什么多余的重量?

  容若,出生在皇族世家,从小接受着最好的教育,成年后是康熙帝身边的一等侍卫,翡翠丛中,鹅黄队里,终日陪王伴驾,何等的风光和荣耀!可是他却自比“雪花”:别有根芽,不是富贵花。终其一生,快乐的时光太短暂,悲情的种子在一出生就已经埋下,在他的《饮水词》里,几乎看不到欢乐的只言片语。有人说,这可能就是“小资生活”吧。

  他是横绝一代、才华横溢的词人,和陈维崧、朱彝尊并称为“清词三大家”;他的词风和晏几道相似,又被称为“清代的晏小山”;他的词,明白如话、直指,满篇哀感顽艳、悲怆萧瑟;他擅长用典、化用,把原本不出名的诗句变得朗朗上口、流转浅吟;他是真正的八旗子弟,却喜结交落拓汉人;他本应在花柳繁华间快乐度日,却向往着脱去华服,于喧闹之外……

  多情、深情,却又被情所累;从小孤独、惆怅,永远保持着孩子最天真的心;这样一位翩翩佳公子,风华正茂时却转身离开,那年——1685年,容若31岁。

  一首《木兰花令》,几乎成为古往今来诗词中最广为流传的一首,甚至把“人生若只如初见”当做我们自己的,以为这样的情愫正好在诉说着我们每一个个体的爱情。

  不过我们也许是真的了,因为这首诗绝非在诉说爱情,它本是一首诀别诗,一首和友人的仿古乐府题的诗。

  容若是个多情的人,这“情”并不仅仅限于爱情,他是个喜爱广交朋友的词人,纵观他一生的知己至交,清一色的汉人,而且几乎全是落魄文人。这就要说到满汉文化的融合了,我们读纳兰词,绝非是无病呻吟,更非是为了排解心中被爱所伤的愤懑,更多的是看到这位才子在他的词句中蕴含了多少一种叫做“华夏文明”的力量。除了之后的曹雪芹,可以说容若君是第一位将满汉传统、满汉文化进行相融相契的人,不管是其人还是其词,都可见到民族特色的文化过程。

  容若的第一挚友——顾贞观,江南人(今无锡人),其高祖父是顾宪成,对就是“风声雨声读书声”那位。他的才学可以说在康熙朝中是数一数二的,但有了容若,他一生甘做第二。他是容若一生最亲密的人,也只有他,才能和容若并称为“清代词坛双壁”。

  容若和顾贞观第一次见面,哦应该说是失之交臂的一次是在广源寺,当初顾贞观在广源寺西墙上题了一首《风流子》:“十年才一觉,东华梦,依旧五云高……”五年后,容若在渌水亭(容若自己建的会友填词之所)再次读到那首和自己词牌名一样的词:“……片石冷于冰,两袖霜华旋欲凝……”容若想认识这位比自己才学还高的才子的心就更迫切了。

  在两人共同好友徐乾学(容若老师)和严绳孙的介绍下终于相见,再也没有人比顾贞观更懂自己了,所谓知己,哪怕看一眼就明白:他是我的钟子期,也是我的俞伯牙。真是相见恨晚呐。

  德也狂生耳。偶然间、淄尘京国,乌衣门第。有酒惟浇赵州土,谁会成生此意。不信道、遂成知己。青眼高歌俱未老,向樽前、拭尽英雄泪。君不见,月如水。

  共君此夜须沉醉。且有他、蛾眉谣诼,古今同忌。身世悠悠何足问,冷笑置之而异。寻思起、从头翻悔。一日心期千劫在,缘、恐结他生里。然诺重,君须记。

  这首词容若一反往常,丝毫不见一丝一分的缠绵悱恻,倒有点苏轼、辛弃疾的豪迈、狂放。在当时可谓耸动城,是秋水轩唱和以来这一“稼轩”词风的巅峰之作。顾贞观同样也以《金缕曲》回赠,那年顾贞观已年过40,而容若才刚刚娶妻。

  凭君料理花间课,莫负当初我……瘦狂那似痴肥好,判任痴肥笑。笑他多病与长贫,不及诸公兖兖向风尘。

  容若和顾贞观之所以是至交,除了性情上的契合,更有诗词创作上的志同道合。清初词坛风气并不像唐宋时那么,正经的官宦人家、皇亲贵族以为“填词”只不过是年少时的轻狂荒诞经历罢了,正统的文学应该是诗歌和古文。而容若偏偏爱填词、喜抒情。早年间秋水轩唱和,成年之后自己主张“舒性情”,追求的是诗词的性灵。这同样也是顾贞观所追求的,两人的词风、主张一致,甚至容若放心把自己的词作交由顾贞观整理出版。所以他在词中才会写道:瘦狂那似痴肥笑……笑他多病与长贫……这正是自况,自比秦观和黄庭坚,两人一病一贫,一狂一瘦。

  握手西风泪不干,年来多在别离间。遥知独听灯前雨,转忆同看雪后山……分明小像沉香缕,一片伤心欲画难。

  是啊,伤心怎么画的出呢。这萧瑟的离别之景,却不是男女之间的泪湿襟衫,而是男人之间的苍凉悲怆。多年以后,容若已化作雪花飘然于旷野之外,顾贞观站在容若的画像前,他看到的不是一位翩翩贵公子,而是自己的至交,一谦恭的小老头,体会着来自远方的容若的情谊。知己知己,贵在知心。

  当然,容若的朋友并非只有顾贞观一人,容若的渌水亭中,花间草堂内,还有当时和容若齐名的朱彝尊、陈维崧、严绳孙、姜宸英、曹寅、吴兆骞……这些多都是汉人,而且才华也并不在容若之下。

  容若十八岁那年读到朱彝尊《江湖载酒集》中的《高阳台》,一连几日都为之落泪。而早在几年前,容若已经被朱彝尊的第一部词集《静志居琴趣》给迷住了,因为该词是朱彝尊写给他的妻妹的,这段不伦之恋也让朱彝尊的事业生涯跌入涯底,可容若却发现原来这还有这么至情至性之人。

  没错,容若也是个情的人,对朋友亦是如此。比如他为了救朋友的朋友,即顾贞观的好友吴兆骞,不惜许下五年之期,以赤子全力以赴,两人费了多大的力气才把这位江南才子搭救出来啊。可惜,这位顾贞观几十年的好友,容若历经救出的才华绝世的才子,在归来仅仅两年后就去世了。

  容若写的最多的是悼亡词,最鲜明的风格是悲怆、萧瑟,最多的主题是思念、追忆,使用最多的意象是杨花、雪花、轻风,他擅长用典和化用,而且要用到极致,隐藏在容若诗句中的隐士是王彦泓,据说容若很小时就读他的《疑雨集》……

  前面说到,容若是个多情且深情的人。他的初恋是自己的表妹,一生最爱的是自己的结发妻子,卢氏,一生的红颜知己是江南才女,沈宛。因为曹寅是容若朋友,曹雪芹又是曹寅后代,所以有人认为曹雪芹笔下的“贾宝玉”形象乃纳兰容若,《红楼梦》不就是在写容若的家事么?当然这只是猜测,没有确实的考据。但如果说起“多情”二字,容若确实和贾宝玉一样,但唯一不同的是容若更为深情。

  第一段感情是和自己的表妹,两人是青梅竹马,表妹也是位旗人小才女,虽无诗作留世,但也可从容若对自己表妹的描述中略见一二。这位富有才情的表妹和容若度过了快乐的童年时光,也给容若这个在冰冷家庭里长大、多思又惆怅的少年一点慰藉和温暖。容若回忆起两人时光时:

  这首诗名字就叫《艳歌》,是的,容若公子也写过艳诗,而且不止这一首。他怀念曾经两人的幽会,怀念那些美好的时光,但重点在于离别之后的相思。

  表妹身为旗人,到了年龄就不得不进宫参加选秀,如被选中就会被临幸,可能会得到的宠爱。但进了宫墙之后,无论如何容若再也见不到他的小表妹了,“一入侯门深似海,从此萧郎是人。”他只能通过写诗歌来表达对深墙之内的表妹的思念:

  他自比那多情的柳絮,可惜红墙深深,这多情的柳絮再也飞不到他心爱女子身边了。从此她的快乐或不快乐都与自己无关了。

  但容若始终不甘心,他要偷进,偷偷去见心爱的表妹。那年正逢国丧,容若扮作的模样混进宫里。但庭院深深,他怎么才能见到表妹呢,见到了又如何,能带着她逃离此地吗?这多情的人啊,宁可要这饮鸩止渴的片刻幸福也冒这风险,见是见到了,但匆匆一瞥,转身,便是咫尺天涯。多年后容若写了一首美丽的词,也是我们非常熟悉的一首:

  这次重逢之后两人便再未见过,几年后表妹在宫中离世,从此那一抹心底冰山冷角的暖阳也不见了。

  容若写过很多首悼念表妹的词,其中有一首非常有名的《青衫湿遍·悼亡》虽然悼亡二字一般是指对妻子的悼念,但这首词的确是写来怀念亡故的表妹的,说明在容若的心中也已经把这位表妹当做自己的妻子了:

  青衫湿遍,凭伊慰我,忍便相忘。半月前头扶病,剪刀声、犹在银釭……咫尺玉钩斜,一般消受,蔓草残阳……料得重圆密誓,难禁寸裂柔肠。

  又是咫尺天涯,难道不是想起了当年偷进宫去,重逢的那一瞥吗?没等到破镜重圆的那一日,她便黯然离去了。

  十八岁容若成年了,度过了十七年寂寞、抑郁的童年,在失去表妹后,容若也终于要有自己的家庭了。那名女子姓卢,是容若家远方亲戚的女儿。古时的婚礼是在黄昏时举行的,而且整个过程非常安静,并没有像影视剧那般吹拉弹唱,异常热闹,而是以静为主,喜中带着点离别的悲。容若见到他的新娘已是第二天醒来时了,他大概永远也不会忘记他的新嫁娘回眸的那一瞬。她着一袭挑着大红金线的滚边旗装,站在灿若星辰的栀子花旁,看着他,仿佛在读一首自己熟读已久的古老的诗。她没有惊人的美貌,但她莞尔一笑就让人如沐春风,让人想亲近。

  这四个字刻进了容若冰冷的心底,那么绵密,那么温和。越相处容若越发现,这名自己原本一无所知的,自己心意父母之言而娶的女子,竟和自己惊人的相似!她也和容若一样,温和、纯真而且还孩子气。这不就是容若自己么?

  卢氏并没有像表妹那般有才,平日做的和古时一般的窈窕淑女无异,无非是帮着丈夫磨墨,做女红。而和容若在一起,她竟也爱起看书来了,两个人一起看书,看累了就闲聊几句,她也学着去读容若的词,孩子般评点着他的词句。她说最悲伤的字是容若的“若”字,因为一旦说“若”,便知对此人此事为力了。

  在男权社会里,包括现在,是否真的有纯真的爱情,未可知。包括《西厢记》那位男主人公张生原形——元稹,写过那么多首貌似缠绵缱绻的爱情诗,实则就是有名的负心汉,对双文始乱终弃,再有才华也枉然。

  但容若是个异类,她尊重每一位女性,虽然多情,虽然在父母之命下不得不娶另外一名女子,虽然在他的诗词中经常可以看到对不知名女子的思念、仰慕,但终其一生,容若只爱他的结发妻子,不仅是出于责任,而是因为她是他不竭的沧海水,她就是他,她懂他,珍爱他,她同样珍视她,如同花儿攀附着绿叶。

  可是幸福的时光是短暂的,容若用他孤独的一生换来三年幸福的鱼水之欢。三年后,结发妻子卢氏难产而死,从此这个用天真和孤独雕成的孩子,失去了一生唯一的伙伴。

  一生一代一双人,争教两处销魂。相思相望不相亲,天为谁春。浆向蓝桥易乞,药成碧海难奔。若容相访饮,相对忘贫。

  明白如话,却又直指。明知可望而不求,却还是妄想有一天可抛弃繁华世家,褪去华服,只为和你做最平凡的夫妻。

  谁念西风独自凉,萧萧黄叶闭疏窗。沉思往事细思量,被酒莫惊春睡重。赌书消得泼茶香,当时只道是寻常。

  这首词收录在容若的《饮水集》中,是谓如鱼饮水冷暖自知,当初一切都觉得很平常,可细细回忆起来才发现错过了那么多美好的瞬间。

  这不就是我们自己吗?词人亦是我们,词人的冷暖自知却道出了我们自己的心事、思念、爱恨和或多或少的对现实的无奈。

  第三段感情是和江南才女——沈宛。沈宛是通过容若的挚友顾贞观认识的,可在正式见面前两人就已经通过书信、诗词了解了彼此。可以说,沈宛是像顾贞观般的知音,不过是红颜知己罢了。

  沈宛在顾贞观的陪同下来到了京城,容若为她安排了临时住处,但却接到皇命要和康熙帝一起巡视江南。刚相见却要分离,还未分开就已开始思念。

  容若的江南行本是快乐的,毕竟这是他魂牵梦绕的地方:这里有他向往着的羡慕着的汉文化,有他的故交至友,是他最亲密朋友顾贞观的家乡,也是红颜知己沈宛的家乡,这里还有有别于紫禁城繁华的素雅之景。他曾写了一组有名的组诗《梦江南》来赞叹江南风光,表达对故友的思念。

  他从江南回来的上暗自下定决心要辞官而去,迎娶沈宛从此在渔庄蟹舍里烹茶煮酒。但这个美梦实在太遥远,即使再累,他也不得不承担作为长子的责任。为了争取爱情,也是为了夺回,他只好凭借强健的抵抗,终于挨到了结果,他和沈宛的爱情却已经。父亲是答应了,但沈宛是汉人,又是一名普通的民间女子,所以只能做妾,而且不能进入相府。

  虽然相依相偎,但容若承担的压力和责任实在太大了,眼看着丈夫一点点消瘦下去,沈宛怎能忍心再让容若处在她和相府之间左右为难。所以她决定了要回江南老家去,这是身为妻子应当做的。

  沈宛在江南牵挂着容若,容若在相府牵挂着沈宛。可是这一双人再也无法相见了,从此不但是天涯相隔,而且是两隔。

  这位贵公子的出身,从成分上讲,他是满族词人;从血统论上讲,他是蒙古族后代;但从文化论上讲,他是汉人,他是华夏文明的一部分。

  容若从来不把自己当做满人,一来从小他就接受着满汉两种文化教育,既学骑射、围猎,也读经史子集,他最常看的是《史记》、《汉书》、《后汉书》……他最的有司马迁、诸葛亮、岳飞……就连他的成年礼也是按照汉族的礼仪来举办的,他的名字也充满着汉文化味道,他心心念念的是那美丽的江南,他结交的朋友都是汉人布衣。哦对了,他的朋友们都叫他成容若,他自己在落笔时写的名字也是成德。

  容若是不属于那个世界的,更不属于雍容富丽的皇族。纵观容若一生,他从未抛弃过那颗不染俗尘的童心,他一直在践行着孩子的艺术,要糖果和游戏不要算计,这恐怕是容若一生在追求却又可望而不可得的吧。

  可是他从小就是个善良忧郁的孩子,从现在心理学或医学的角度看,容若小时应该是患有自闭症的,长大了患的则是抑郁症。这么一个多思且忧郁的孩子,却生活在一个冷冰冰的家里。

  他的父亲明珠是权倾朝野的大臣,精明能干,且有野心。和他父亲比起来,容若实在差太多,完全不带父亲半点影子,连他父亲都摇头感叹,这孩子小小年纪就这般柔弱、惆怅,以后不会是有大出息的。是的,如果说容若的一生都在童年期,那么他的父亲则是一生都没有经历过童年。他的母亲是落魄贵族的后代,祖上也是努尔哈赤的后代,可是这位贵族女子却彪悍、善妒,容若从她母亲身上也感受不到一点温暖。

  长。多愁多病心情恶。心情恶。模糊一片,强分哀乐。拟将欢笑排离索,镜中无奈颜非昨。颜非昨,才华尚浅,因何福薄?

  这首诗是容若写给好友严绳孙的,当年严绳孙终于可以告别冠盖满京华的名利场,回到江南隐居去了,在离别时容若写了这么一首送别诗,看似和“人生若只如初见”一样好像后悔和这些故友相识相知,是决绝的离别,是满眼的恨意,可其实是相见恨晚,是不忍离别,是对这些故友的不舍。

  那日因为好友梁佩兰入京,容若在自己的渌水亭设宴为其接风,顾贞观、姜宸英等好友都在。他们饮酒赋诗,容若作了一首《夜合花》:

  阶前双夜合,枝叶敷华荣。疏密共晴雨,卷舒因晦明。影随筠箔乱,香杂水沉生。对此能消忿,旋移近小楹。

  那七日,他到底在想什么,思念什么,遗憾着什么,又释然着什么,我们是无从而知了。容若死后,他的朋友们如何怀念他也仅能从一些词句中看出一二来。

  至于他的故居,现在是国家教事务局,一部分的西花园现在是宋庆龄故居,至于那几株夜合花,三百年前公子亲自种下的早已经了。如若我们还想找寻着什么,不必找,因为公子就是那冬日里的漫天雪花,别有根芽,虽寒冷,却用自己那冰清之色给冰冷的冬日竟添了一抹暖色。

  全宋词 多人 潘阆 酒泉子(十之一) 长忆钱塘,不是人寰是天上。万家掩映翠微间。处处水潺潺。 异花四季当窗放。出入分明在屏障。别来隋柳几经秋。何日得重游。 酒泉子(十之二) 长忆钱塘,临水傍山三百寺。僧房携杖遍曾游。闲话觉忘忧。 栴檀楼阁云霞畔。钟梵清宵彻天汉。别来遥礼只焚...

  “纳兰容若,清初第一词人。 生于温柔富贵,却满篇哀感顽艳; 身处花柳繁华,心却游离于喧闹之外; 真正的八旗子弟,却喜结交落拓文人; 行走于,一生却为情所累; 风华正茂之时,却匆匆离世 …… 一位几乎拥有一切的惆怅男子, 一段三百年来倾倒无数后人的传奇。” 21克——...

  说起纳兰容若,人们最常用的就是“慧极必伤、情深不寿”。 在他短暂的一生中,有青梅竹马的表妹,有琴瑟和鸣的正室卢氏,有妾颜氏,卢氏死后,续弦官氏,还有江南才女沈宛。 一、一生一代一双人——表妹 《画堂春》一生一代一双人,争教两处销魂。相思相望不相亲,天为谁春?浆向蓝桥易乞,药...

  《木兰花令》 纳兰容若 人生如只如初见,何事秋风悲画扇。 等闲变却故,却道故意变。 骊山语罢清宵半,泪雨霖铃终不怨。 何如薄幸锦衣郎,比翼连枝当日愿。 1、 或许你并不知道,纳兰容若是谁?但你绝对听...

  曾经有人说,纳兰容若重21克,因为学者曾用精密的科学仪器测量出人在死后体重会立即减少21克,于是认为21克就是灵魂的重量。如果灵魂线克。我很赞同,因为容若是一个对爱苦心孤诣、至死都以孩童面孔面对世界的人,他除了这灵魂的21克,再没有其他的重量...

  父母深恩纳地胸,挚爱满天穹。 若洋难抒尽,似月氤氲不言功。 儿女平安舒笑意,今古此情同。 倾出所有齐祝愿,慈亲瑞泰融。 曾经听说一位厨艺精湛的厨师开了一家餐馆,名曰“第二好吃!为啥?因为这个,父母的厨艺天下第一!究其原因,配料是情深意浓的爱心佐料! 我...

  开发中,通常使用第三方框架可以很快的实现通过字典转模型,通过plist创建模型,将字典的键值对转成模型属性,将模型转成字典,通过模型数组来创建一个字典数组,通过字典数组来创建一个模型数组等等。 一、能完成功能的“问题代码”1.从plist中加载的数据 2.实现的代码 3.实...

  最近肩颈不适,手臂抬到一定高度就酸痛,脑袋也晕乎乎的似缺氧般。定是生活方式出了问题,必须找到根源着力改善。更换新枕头、每间隔1小时向远处眺望3分钟、以脖子为“笔杆”,头为“笔尖”摇头晃脑地写大字……一系列举措实施下来,肩颈却没有多大改善,不禁气恼。 闺蜜问:“会不...

  合,恩贡山的轮廓被缓慢的抚平,消失了,作者带领着我看到了她在非洲经历的一切,也包括离开。读完一本书,好像自己的一个真实经历画上句号,最后的离别萦绕在心头,竟真的有些不舍、难过…广阔的非洲,她不属于任何人,也不属于她的管理者,她就站在那里,以最绚烂的色彩最静默的姿态站...

  根据《化学品安全管理条例》(中华人民国国务院令第591号)第十二条:“新建、改建、扩建生产、储存化学品的建设项目(以下简称建设项目),应当由安全生产监督管理部门进行安全条件审查。建设单位应当对建设项目进行安全条件论证,委托具备国家的资质条件的机构对建设项...